胶东蹦蹦戏
发布日期:2011-07-29 信息来源: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莱州市东南部有个郭家店镇,这里山青水秀,风景秀丽,气候宜人且经济发展迅速,文化底蕴浓厚,道路交通方便,素有“生态第一镇”的美称。在历史长河的不断延续中,其独特的自然条件和人文环境,孕育了无数成就卓越的学者、文人,同时也孕育了许多饱含民间特色的美丽故事和传说,造就了许多深受人们喜爱的民间文化艺术,曾轰动过整个胶东的具有东南山区特色的民间剧种“蹦蹦戏”就是产生在这里。

蹦蹦戏是胶东人民喜闻乐见的一种民间艺术形式,也是胶东地区的主要剧种之一,相传至今已有120多年的历史,素有“一心只顾听小戏,不知孩子掉在地”等说。追溯其渊源,据多数老艺人介绍,它是有胶东扬琴衍变而来,自清咸丰——同治年间传入胶东。后来,当时在胶东名声大、威望高的扬琴曲目及剧作家翁老明,将扬琴演出方式进行了改革。起初,先以自编的《三打四劝》和《苏保送妹》进行试演,在试演中,他为男女角色、文武场分工开了先河。约于1894年左右,首次在登州府(蓬莱)举行了化妆跑圆场的公开演出,这种形式拉开了胶东扬琴的新局面。首次演出,人山人海,群情激奋。据传闻说,为了看戏占地方,有两个人打了起来,一个人的帽子打掉了,抓起个灯罩戴在头上都不知道,引得在场的人们哭笑不得。当时的演出,比较简单,道白是方言土语,唱腔是群众所熟悉的曲调,并溶进了当地民间秧歌的一些东西,演唱者边演边唱,边蹦边跳,生动活泼,富于农村气息,一直延续至今。

蹦蹦戏从内容、形式等方面可以看出,它主要以故事情节简单、唱词通俗易懂、生活气息浓郁的小戏为主。起剧本内容从劳动人民家庭琐事到封建社会的抨击、揭露,从神话传说到历史故事等等。蹦蹦戏的基本特征是:

一、内容丰富、源远流长。中国古代戏曲文化源远流长、丰富多彩,作为区域文化的一部分传衍百年以来,始终与其他文化生息与共。80年代初,戏曲界相关认识指出,蹦蹦戏是民间戏曲最丰富的乐种,蹦蹦戏的戏曲内涵、乐器形制,演出形式等方面都记载着历史的文化遗迹和鲜活血脉。

二、情节感人,角色俱全。音乐是时间的艺术,虽然历史上许多优秀的戏曲曾随时代的变迁而消逝。但蹦蹦戏的历代先师,除了用口传心授之外,还以手抄曲簿为载体,传承下来。现存的曲谱有《乌龙园》、《断桥》、《东京》等七大套,其故事情节感人、角色俱全。

三、艺术之美。蹦蹦戏使用的传统坠琴、二胡、板胡、京胡乐器和一些小打击器乐,简陋古朴,但那古远优雅的旋律却令人难以忘怀。

蹦蹦戏脉传谱系十分复杂。其传承是非家族性的,在传承过程中以个人爱好为主,以自娱为目的。这里以谭福后的传承脉络作简略的说明:

谭福,男,莱州市原仲院乡郝家沟人,生卒不详。其学生有谭希昌等,后谭希昌有与本乡的谭红军、宋宝松、谭红山等组建了胶东蹦蹦戏郝家沟、义和班,谭希昌为班主。谭红军,男(1910-?)莱州市郭家店郝家沟人,以扮演老旦为主,记忆力强,能口述很多剧目,深受当地群众喜爱的蹦蹦戏老人之一。宋宝松,男(1922-?)莱州市原仲院乡郝家沟人是莱州名旦“明”的得意门生,以演花旦为主,兼演他行,口齿伶俐清晰,唱腔优美动听。谭占生,男(1922-?)莱州市郭家店郝家沟人,以演奏坠琴为主,技术纯熟,包腔严紧,是当地有名的琴师之一。原信好,男(1931-?)莱州市郭家店郝家沟人,以演老生为主。

蹦蹦戏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它古朴优雅、清丽委婉,不但为本乡本土的听众所喜爱,而且受到外地百姓的高度赞赏。它吸引力大、影响力深,是丰富百姓文化生活的体现,也是在外务工人员心系乡情的精神纽带。它使用山区的共同语言,交流方便,沟通容易。

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繁荣,乡村百姓忙于各种经营活动,没有时间去背年曲谱、学习吹拉弹唱,尤其是那些艺术质量叫高、难度较大的戏曲,有“自然消亡”的危险,其他曲目也面临着被社会淘汰的危险;随着娱乐方式的多圆化,蹦蹦戏已很少能吸引青年人的兴趣;随着农村流动人口的变化,农村大批青壮年外出打工,分散各地,使蹦蹦戏失去了一定的传承对象。当地的民间蹦蹦戏团体为了争取经济收入,转而外地演出,经济来源十分困难。

为了保护这一濒临灭绝的传统戏曲品种,莱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采取社会筹措、财政资助的形式,累计投入资金2万余元,全部用于为剧团人员服装、器材等费用的支出,组织剧团人员精心排练节目,提高演出水平,扩大了蹦蹦戏的影响。在民间,深入广泛的宣传了蹦蹦戏的艺术性、重要性,增强了百姓保护蹦蹦戏的自觉意识。积极从民间征集大量相关资料,结合生活实际进行整理编辑。我们计划在蹦蹦戏现有的基础上进行新的曲目创作编写,更好的突出时代性的主题,使胶东蹦蹦戏很好地传承下去,得到真正的发扬光大,使其艺术魅力永远散发璀璨的光芒。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