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米花老人
发布日期:2012-02-27 信息来源:市文广新局

一手拉风箱,一手摇爆锅,十多分钟后,“嘭”的一声,一锅温润甜香的爆米花诞生了。

2月26日下午,笔者回老家。在村西有一位老汉在爆苞米花,前去爆苞米花的村民络绎不绝。

“苞米和大米都可以爆,不香不甜不要钱啊!”老汉边摇着爆锅边乐呵呵地向身边的村民吆喝。

“一锅多少钱啊?”笔者也过去和老汉搭起了讪。

“四块钱一锅,一锅二斤,不贵。若进城爆,十块钱一锅呢。”老汉很热情。

“那你为什么不进城爆啊?”笔者问道。

“进城爆需要拉着柴火去,在农村爆,谁爆谁家出点碎苞米棒子就行了。”老汉边往火炉里加玉米棒子边回答,“再说,人家城管也不让。”

拉呱中得知,老汉叫崔吉斗,今年73岁,是莱州市虎头崖镇崔家村人,他与这个行业打交道已有五十多年的历史。

“在生产队的时候,每锅一毛钱,后来到一块五一锅,啊呀,过去最忙的时候,每天从早晨起来,一直干到晚上十来点。”说起过去兴旺那阵,老汉喜形于色。

“那现在呢?”

“现在?现在吃爆米花都已成了一种怀旧文化了。”崔老汉爽朗地笑道,“咱这儿方园七八个村十多里地,就剩我一个老头子在干这盘买卖。”“年轻人现在谁干这个?再下去多少年,这盘买卖就退出历史舞台喽。”

崔老汉说,改革开放后,他曾停做过一阵子,快60岁那年又拾起了这盘买卖。“孩子们都挺有出息,家里的活也不需要我做,在家闲得难受,没事四处转悠转悠。”

“蹬着三轮车,拐着这些家把什,走到哪儿就爆到哪儿。”

“能挣两个吧?”笔者又问。

“一年从正月初六打上,干到四月初,一天能挣个百八十块钱。”老汉嘿嘿一笑,“挣钱是小事,关键是放松心情,锻炼身体。”

“我不会打扑克、打麻将,也不会扭秧歌、打太极,就这样‘左手拉右手摇运转乾坤,转街巷沐阳光品味生活’,多好?”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