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壁争辉 墨香万代
发布日期:2012-06-11 信息来源:大众日报

莱州云峰山亦称文峰山,又名“笔架山”,是以“北魏郑道昭摩崖刻石”为代表的书法名山,被誉为北魏书法艺术三大宝库之一。云峰山共有形制大小不一的摩崖刻石40余处,时间跨度距今整整1500年,其中最为著名的是《郑文公碑》,共51行,字字宽博凝重,浑厚雄健,被历代中外书家誉为“隶楷之极”。

云峰山,位于山东省莱州市城南15华里,2011年,被中国书法家协会命名为“中国书法名山”,山上的《郑文公碑》被命名为“中国书法名碑”。云峰山是继2007年泰山成为首座中国书法名山之后的全国第二座书法名山,而《郑文公碑》也成为全国首个中国书法名碑。

跨越1500年的书法艺术长廊

海拔326米的云峰山,山顶常为云雾所遮,故名云峰山;南望云峰山,三峰并峙,中峰突兀高耸,左右峰竞相扶持,形似文房中的笔架,故又名笔架山。

云峰山是一座奇丽的山。山虽不高,却挺拔俊秀,奇石密布,悬崖峭壁到处都是;三峰之下,深谷绝壑,林木繁茂,溪流淙淙处处呈。“春醉槐花秋赏枫,夏闻虫鸣冬挂冰”——春美、夏秀、秋韵、冬静,真称得上是一座集人文与自然景观为一体的美丽的森林公园。可谓无时无处不宜人。

一座秀丽的山何以获此殊荣?究其因:云峰山的主要魅力在其丰富的艺术内涵。

山不在高,有“文”则名,此云峰山早已为海内外咸知,想藏都藏不住……

云峰山上除了刻有无数现代书法家的碑石外,还散藏着历代摩崖刻石41处。庞大的石刻群,构建了一部厚重的书法史,是一座取之不尽的艺术宝库。据管理人员介绍,这41处历代摩崖刻石中,仅刻于公元511年北朝时期的就有24处,时间最长跨越1500年,是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稀世珍宝,云峰诸山北朝刻石至今保留得仍然比较完整,除了云峰山24块以外,大基山17块,平度市天柱山7块,青州市玲珑山5块,共53块。其中,尤以北魏光州刺史郑道昭的魏书刻石最负盛名。北魏年间,光州刺史郑道昭在山上刻石数十处,刻石大多出于时任光州刺史、青州刺史郑道昭之手。虽跨越时间较短,但数量多,内容丰富,书貌也纷呈异彩,它既有三言两语的题记,也有百字以上的儒、道相兼内容的诗铭,更有颂扬郑氏家世及其父郑羲业绩千字以上的宏篇碑记——《郑文公碑》。刻石以山势取之,或矗立,或斜依,或偃卧,嵌空叠架,姿态各异,由山腰直至山顶,构成天然碑林。《荥阳郑文公碑》、《论经书诗》、《观海童诗》……皆为神品。云峰山因此成为著名的“北魏郑道昭摩崖刻石”代表名山。

北碑之祖郑道昭,隶楷之极《郑文公碑》

一座山留住一个人,一个人写下一块碑,一块碑孕育了代代人,成就了一座城,这恐怕是郑道昭所始料不及的。莱州人也在云峰山的辉映下,文气大增,文人辈出。

从云峰山大殿后门拾阶而上,于半山腰处来到了藏有《郑文公碑》的郑文公碑亭。亭门额匾“郑文公碑亭”为赵朴初先生所题,门柱楹联为刘海粟先生撰书:四顾苍茫,天外云吟天外海;一碑突兀,画中人醉画中山。亭门进入,隶楷之极《郑文公碑》便映入眼帘。这是一块高约3米、宽、厚各约4米,呈不规则三角形、书满“魏碑体”的自然卧形赭黄色花岗石,虽历经1500年的风雨洗礼,但无论碑石还是刻字依旧完好无损。碑额“荥阳郑文公之碑”,7字2行,字大如拳;碑文1236字,分51行,行23到29字不等,字径约5厘米,字沟深4毫米。其碑结字多为圆笔,运笔舒畅,字字宽博凝重,浑厚雄健。

“此碑刻于北魏永平四年(511年),它是魏碑书法艺术的代表作之一,被中外书家誉为‘隶楷之极’。”深得书法三味的刘国庆向笔者介绍说,历史上的北朝时期,是我国书法大变革、大发展时代。郑道昭书法博采众长,既有深厚的传承,又有时代特征和飞跃创新,上可媲美秦汉,下可启迪隋唐。清包世臣在其《艺舟双楫·述书》中称道:“北碑体多旁出,郑文公碑字独真正,而篆势、分韵、草情毕具其中”;康有为称赞《郑文公碑》为“魏碑圆笔之极轨”。也有两人把郑道昭摆到了书圣的地位,清叶昌炽曾评论“……举世瞰名,称右军为书圣,其实右军书碑无可见,仅执‘兰亭’之一波一磔盱赞叹,非真知书者也,余谓郑道昭忆中之圣也”;国内书学理论著述甚富的祝嘉先生在其书学名著《书学论集》中也说:北魏郑道昭的书法成就决不在羲之之下……应奉道昭为北方书圣,以与王羲之这位南方书圣并尊。

关于郑道昭本人生平,我们也查阅了相关资料。郑道昭(455—516),字僖伯,自称中岳先生,北魏司州荧阳(今河南)人,郑文公羲季子。初为中书学士,迁秘书郎,徙员外散骑常侍,秘书丞兼中书侍郎,迁国子祭酒。出为平东将军,使持节光州刺史转使持节青州刺史,复入秘书监,加平南将军。谥文恭。

书法艺术灿耀古今中外,著作40多种

“云峰刻石被誉为北魏书法艺术三大宝库之一,历代书法家、金石学家、学者都给予了极高评价,在中国文字发展史、中国书法发展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据莱州市博物馆馆长林光旭讲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云峰刻石就享誉海内外,并受到业界人士的广泛关注。

“赵朴初、刘海粟等国内数百位知名书法家、书法理论家、学者以及日韩、欧美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书法文化人士都曾先后到莱州云峰山实地考察研究书法刻石”,据林光旭介绍,云峰刻石在日本书道界倍受推崇。早在十九世纪,云峰刻石拓本就传到了日本,并被奉为“宇内正书之大观”。全日本书道联盟顾问种谷扇舟先生,在他一生的书道生涯中亲自来中国34次,其中18次组团带徒到云峰诸山探索书法技艺,直到2000年12月2日临终前,他还念念不忘云峰山,留下了“云峰山”三个字后,驾鹤西去;日本学者、书家船本芳云先生,在日本发行量较大的《书灯》杂志上发起了保护云峰山刻石捐资的倡议,并在云峰诸山之一的大基山上修建了“三角石”、“仙坛诗”等四处各有特色的保护碑亭……改革开放以来,每年都有日本书道界人士到云峰山参观考察,至今已达上万人次。

随着影响力的不断扩大,在云峰山开展的各项活动也逐渐增多。1983年至1984年,中国书协组成的联合调查组首次运用现代考古方法全面调查了以云峰山为代表的云峰刻石;1984年10月,中国书协和山东省相关单位在莱州联合举办了“云峰诸山北朝刻石学术讨论会”;1986年10月,120多名国内知名专家、学者齐聚云峰山参加了“全国书学讨论会”;2000年、2002年又先后举办了两届“相约云峰”中日书法联展;2007年8月,山东省与烟台市相关单位又联合莱州市政府在云峰山举办了“第二届云峰刻石国际学术研讨会”。

“多年来,国内外围绕云峰山摩崖刻石编撰、出版的各种字帖、期刊、专著、论文集等达40多种。”林馆长说,随着云峰刻石在国内外学术界、书法界的影响力不断扩大,云峰刻石研究著作也相继问世,1985年、1992年,《云峰山北朝刻石讨论会论文选集》、《云峰刻石调查与研究》等论著出版;1989年,出版了反映云峰刻石现状的拓本《云峰刻石全集》(影印本)、拓印本《郑文公碑》;1999年出版了《山东重点文物保护纪实》,并收入了大型纪实报告《云峰山摩崖石刻的保护》一书中……(梅多芬 姜建彬 孙政黎 黄顶峰)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